高技能人才政策頻出,為車企人才培養帶來新契機

2018-04-24

中國人才研究會汽車人才專業委員會

734

編者按:


2018年,中國人才研究會汽車人才專業委員會啟動了“智能製造時代下車企高技能人才培養探索研究”,筆者對高技能人才的政策進行了跟蹤研究,並針對代表性的企業、高技能人才,及教育培訓機構做了需求調研,在這裏做一個初步的梳理分析。


我國是製造業大國,自2011年起,國家就陸續出台了一係列關於推動高技能人才培養的相關政策。


產業/人才規劃指導政策


人才體製機製優化指導政策


從以上政策的出台,至少可以看到兩點關鍵信息:


第一,國家從產業發展戰略和人才隊伍發展戰略的角度,都對高技能人才的地位給予了極高的重視,對其發展表現出了極大的支持。自2011年起,高技能人才的發展開始處於起勢狀態。2016年起,中國製造2025、十三五等產業發展規劃,也讓高技能人才發展迎來新契機,開始進入快車道。下一個十年,將是我國高技能人才數量與質量的加速階段。


第二,國家自2016年之後出台了一係列的保障措施,這些保障措施有兩個關鍵詞,即產教融合和待遇提升。這兩個關鍵點,是培育大國工匠的兩大長期工程。


產教融合解決的是蓄水池工程,讓高技能人才從源頭上得到保障。2016年《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製機製改革的意見》中提出:建立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技能人才培養模式,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係,促進企業和職業院校成為技能人才培養的“雙主體”。



待遇提升解決的是質量工程,我國高技能人才收入水平與發達國家尚有較大差距,隻有高技能人才的待遇提升,才能吸引和保留更加優秀的人才。《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製機製改革的意見》中還提出,探索首席技師製度、試行技術技能人才年薪製、股權製、期權製,不斷提高技能人才的經濟待遇和社會地位。在2017年12月《關於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幹意見》中,提出用10年左右時間,總體形成產教融合、良性互動的發展格局,健全完善需求導向的人才培養模式,基本解決人才教育供給與產業需求的重大結構性矛盾。


高技能人才蓄水池打造的關鍵:產教融合


經企業、院校與機構的走訪和調研分析,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智能製造時代下車企高技能人才培養探索研究”課題組發現,產學融合目前主要難點問題在於:


校企合作的效果不佳,積極性有待提升


校企合作的主要難點,究其原因還是在於學校與企業兩種不同性質的主體,沒有達成共同的目標,進而在合作、支持和投入上缺少相應的積極性。而車企近年來快速發展,部分車企的技能人才出現結構性短缺,越來越多的車企開始采取校企合作的方式培育技能人才,但對其效果仍然與預期有一定差距。



職業院校的硬件、軟件落後,與企業實際工作情境脫節


企業認為院校培育出的技能人才仍存在落差,主要原因在於學校軟硬件方麵。學校是人才的“模子”,這裏的硬件如實訓基地的設施,軟件如老師的專業素質、對企業的了解程度、是否在企業裏有實踐經驗,都關係到所培養的學生的知識水平和素質,也決定了國家技能人才隊伍的未來。


政府、企業、學校、教育培訓機構的 協同合作有待進一步加強


國家於2018年2月發布的《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文件,再次明確了校企合作的本質,即校企主導、政府推動、行業指導、校企雙主體實施。而不少企業表示,在摸索校企合作的過程中,企業有意願參與,但對於如何從社會各界獲取資源支持,共同分擔技能人才培養所需要的硬軟件投入,缺少具體的政策落地操作指導。高技能人才的培養,需要關注職業教育點滴實際和細節,需要校企雙方及行業、政府之間的“情感聯姻”、利益一致、資源共享,機製統一,突出合作辦學、合作育人、合作就業、合作發展。


高技能人才吸引保留的關鍵:待遇提升


將高技能人才稱為“大國工匠”,在國家和企業當中提倡工匠精神,以期能夠提升其社會地位,尊重與重視技能人才。但我國技術工人基數大,人才來源及教育水平普遍偏低,因而也麵臨以下兩個問題:


技能人才的待遇收入有待提升


筆者在對標德國技能人才的研究中了解到,德國的工匠精神文化與技能人才的社會地位及收入息息相關。在德國企業主眼裏,具有“know-how”(專有的技能訣竅)的員工,極其珍貴,掌握著企業重要的無形資產。據相關數據表明,訓練完整、專業的德國藍領工人平均每小時的薪資也遠高於英、法、美、日等國,德國技工工資高於德國平均工資,技校畢業生的工資幾乎普遍比大學畢業生的工資高。經濟待遇的提升直接關係到社會、企業中技能人才相關崗位的吸引力。



技能人才的社會地位需進一步提升


在課題組對高技能人才的調研中,列舉了薪酬福利、職業發展通道、表彰與認可、尊重與重視、領導者的領導力與感召力、人性化管理、團隊建設、外部培訓等多項人才保留的手段,而尊重與重視成為了技能人才最看重的激勵方式之一。據已調研的車企高技能人才反映,車企高技能人才在企業中的地位正在逐步增強,企業中的“技能大師”,享有很多特殊待遇,每家企業都有自己的一些特色,如參與重要的技術決策會議、有更好的辦公環境、享受副總級待遇等。但能夠享受這些待遇的“技能大師”畢竟有限,對於技能人才隊伍的整體社會地位,還有待加強。而相關政策的出台也表明,我國正在積極提升高技能人才的社會待遇與政治待遇,這將進一步提升技能人才受尊重與重視的程度。


下階段,課題組將進一步深入走訪和調研成效突出的校企合作的成功案例,尤其聚焦車企、院校如何與政府資源聯動,用好相關政策、車企高技能人才的工作環境、個人職業訴求等問題,以期讓社會各界持續關注高技能人才及車企智能製造技能人才,同時為這支龐大且擔當著汽車強國基礎的人才隊伍培養工程盡綿薄之力。


注:作者係中國人才研究會汽車人才專業委員會副研究員陳丹